首页 > 生产基地 > 文化传承

文化传承

坐落于青岛西海岸新区海港路288号

赏名花至美·传文化之蕴

花在人们心目中是美好的象征,自然界无数的花造就了锦绣的大地。花与人彼此共存,经历了漫长的岁月,逐渐形成了花的文化。神化美化的花给人间带来了种种传说、故事、小说、戏剧、诗篇、画作等艺术作品,为人们的生活增添了美的色彩。
  • 腊 梅

    蜡梅是中国特产的传统名贵观赏花木,隆冬时节百花凋零,蜡梅迎寒绽蕾,斗寒傲霜。
    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载:蜡梅,释名黄梅花,此物非梅类,因其与梅同时,香又相近,色似蜜蜡,故得此名。所以最准确的写法应该是“蜡梅”,“腊梅”则是在文字演变过程中引申出来的通用写法。
    蜡梅起源于我国,栽培历史悠久。它利于庭院栽植,又适作古桩盆景和插花与造型艺术。主要的品种有:小花腊梅、狗牙蜡梅、素心蜡梅、罄口腊梅。

  • 梅 花

    梅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首,与兰花、竹子、菊花一起列为“四君子”,与松、竹并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梅以它的高洁、坚强、谦虚的品格,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。在严寒中,梅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梅,作为传春报喜、吉庆的象征,从古至今一直被中国人视为吉祥之物。
    梅是中国特有的传统花果,已有3000多年的应用历史。《书经》云:“若作和羹,尔唯盐梅。”《礼记·内则》载:“桃诸梅诸卵盐”。《诗经·周南》云:“缥有梅,其实七兮!”。早期,人们对梅花的认识主要局限在梅子的实用性上。


  • 桂 花

    中国人种桂、赏桂、品桂之风由来已久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古人就已经用桂花浸酒或当做香料。历朝历代,赞咏桂花的诗词曲赋、掌故经典更是多不胜数。人们往往把桂花视为崇高、圣洁、友好和吉祥的象征。
    白居易的“遥知天上桂花孤,试问嫦娥更要无。月宫有幸闲田地,何不中央种两株”;
    李白的“安知南山桂,绿叶垂芳根。清阴亦可托,何惜树君园”;

    苏轼的“月缺霜浓细蕊干,此花元属玉堂仙。鹫峰子落惊前夜,蟾窟枝空记昔年”;
    李清照的: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

  • 杜 鹃

    相传远古时蜀国国王杜宇,很爱他的百姓,禅位后隐居修道,死了以后化为子规鸟(又名子鹃),人们便把它称为杜鹃鸟。每当春季,杜鹃鸟就飞来唤醒老百姓“块块布谷!快快布谷!”嘴巴啼得流出了血,鲜血洒在得上,染红了漫山的杜鹃花。
    美丽的杜鹃花始终闪烁于山野,妆点于园林,自古以来就博得人们的欢心。自唐宋诗人白居易、杜牧、苏东坡、辛弃疾、至明清杨升庵、康熙帝都有赞誉杜鹃花的佳作。


腊 梅

蜡梅是中国特产的传统名贵观赏花木,隆冬时节百花凋零,蜡梅迎寒绽蕾,斗寒傲霜。
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载:蜡梅,释名黄梅花,此物非梅类,因其与梅同时,香又相近,色似蜜蜡,故得此名。所以最准确的写法应该是“蜡梅”,“腊梅”则是在文字演变过程中引申出来的通用写法。
蜡梅起源于我国,栽培历史悠久。它利于庭院栽植,又适作古桩盆景和插花与造型艺术。主要的品种有:小花腊梅、狗牙蜡梅、素心蜡梅、罄口腊梅。
花黄似蜡、晶莹透彻、清香四溢,独特的风姿和奇异的韵味,使蜡梅成为文人墨客眼中的宠儿,每到寒冬腊月,梦梅、寻梅、探梅、折梅、乞梅、赠梅、赏梅、品梅、咏梅等诸多雅事便成为文人们的重要活动。
黄庭坚有诗曰:“金蓓锁春寒,恼人香未展;虽无桃李颜,风味极不浅”
南宋诗人谢翔描绘蜡梅的姿态:“冷艳清香受雪知,雨中谁把蜡为衣;蜜房做就花枝色,留得寒蜂宿不归”。


梅 花

梅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首,与兰花、竹子、菊花一起列为“四君子”,与松、竹并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梅以它的高洁、坚强、谦虚的品格,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。在严寒中,梅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梅,作为传春报喜、吉庆的象征,从古至今一直被中国人视为吉祥之物。
梅是中国特有的传统花果,已有3000多年的应用历史。《书经》云:“若作和羹,尔唯盐梅。”《礼记·内则》载:“桃诸梅诸卵盐”。《诗经·周南》云:“缥有梅,其实七兮!”。早期,人们对梅花的认识主要局限在梅子的实用性上。
宋、元时代,梅花文化的发展进入兴盛时期。文化上,梅诗、梅文、梅书、梅画纷纷问世,其作品之多为历朝历代之最,梅花也于此时确立了百花独尊、群芳之首的地位。
近现代以来,创作的咏梅诗词和绘画作品,更是空前的,数量上已无法统计。特别是毛泽东、董必武、叶剑英、陈毅等无产阶级革命家,他们以伟大的革命情怀和气概,写下了不朽的咏梅诗篇,成为梅花文化中的新气象、新亮点。
梅花是中华民族与中国的精神象征,象征坚韧不拔,不屈不挠,奋勇当先,自强不息的精神品质,受到人们的赞美和爱戴。
梅花最宜植中国式庭园中,孤植或成片种植于窗前、屋后、路旁、桥畔,彰显幽深高洁;又是绝妙的树桩盆景,古朴遒劲的枝干开出生机勃勃的花朵,韵味悠长。


桂 花

中国人种桂、赏桂、品桂之风由来已久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古人就已经用桂花浸酒或当做香料。历朝历代,赞咏桂花的诗词曲赋、掌故经典更是多不胜数。人们往往把桂花视为崇高、圣洁、友好和吉祥的象征。
白居易的“遥知天上桂花孤,试问嫦娥更要无。月宫有幸闲田地,何不中央种两株”;
李白的“安知南山桂,绿叶垂芳根。清阴亦可托,何惜树君园”;
苏轼的“月缺霜浓细蕊干,此花元属玉堂仙。鹫峰子落惊前夜,蟾窟枝空记昔年”;
李清照的: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
为我们记录了几千年来国人对桂花的喜爱之情。
桂花开花时香气宜人,古人评桂花香为浓、清、久、远俱全,清可涤尘、浓能透远,推之为上品香花,赞它“清风一日来天阙,世上龙涎不敢香”。宋之问的《灵隐寺》诗中也有“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”的著名诗句。
金桂、银桂、丹桂、四季桂,各有千秋。在园林庭院中,桂花可孤植,形如巨伞,引人注目;也可对植,取“两桂当庭”、“双桂留芳”之意;也常有把玉兰、海棠、牡丹、桂花四种传统名花同植庭前,取玉堂富贵之谐音,喻吉祥之意。即便与群芳同植,桂花也是毫不逊色。


杜 鹃

相传远古时蜀国国王杜宇,很爱他的百姓,禅位后隐居修道,死了以后化为子规鸟(又名子鹃),人们便把它称为杜鹃鸟。每当春季,杜鹃鸟就飞来唤醒老百姓“块块布谷!快快布谷!”嘴巴啼得流出了血,鲜血洒在得上,染红了漫山的杜鹃花。
美丽的杜鹃花始终闪烁于山野,妆点于园林,自古以来就博得人们的欢心。自唐宋诗人白居易、杜牧、苏东坡、辛弃疾、至明清杨升庵、康熙帝都有赞誉杜鹃花的佳作。
诗人白居易对杜鹃花最为推崇“花中此物是西施,芙蓉芍药皆膜母”。
杜鹃花是中国传统十大名花,被誉为“花中西施”,以花叶繁茂、绮丽多姿著称。西鹃是优良的盆花,毛鹃、东鹃、夏鹃均能露地栽培,宜种植于林缘、溪边、池畔及岩石旁成丛成片种植,也可于疏林下散植。
俗话说“无鹃不成园”,也可见杜鹃在园林庭院之中的重要地位了。